原标题:颐和园 霁清轩

颐和园 霁清轩

在谐趣园之后 有一个隐蔽的庭院

名叫<霁清轩>原为惠山园一部分

嘉庆增建了院墙和园门 独成一院

园依山势而建 设计精绝自成一格

又因长期不对外开放 更令人神往

2019年3月起 霁清轩悄咪咪开了

但只在工作日开放 节假日还休息

所以 至今仍然很少有人见过真容

知道霁清轩 还是因为沈从文先生

他于1947/48年的暑假 连续两年

应杨振声之邀 全家到霁清轩消暑

在这里写下了八篇<霁清轩杂记>

他以文人的眼光 轻松舒缓的笔墨

将霁清轩描绘的有声有色有情趣

我们就跟着他的美文 欣赏美景吧

颐和园 霁清轩

展开全文

霁清轩大门在谐趣园一角,陌生人却不容易发现。门前石板路倒还有意思,据说是慈禧太后听人说故事地方,按时老婆子必坐在一个石磴子上听故事,每天说一回。

颐和园 霁清轩

走进垂花门 便是正房<霁清轩>

这座建筑颇奇特 可能还是孤例

正面看似乎平常 其实是不对称的

东侧比西侧多一间 因此游廊断头

只能由西侧的游廊向北拐向屋后

从轩背后看 门墙的不对称更明显

颐和园 霁清轩

颐和园 霁清轩

颐和园 霁清轩

梁柱楹角髹绿漆画上紫藤,别致得不免有点俗气。如果是老款式,可能是新装潢,在油漆时把颜色配走了样子,所以给人印象是建筑与装饰不大调和。且不像是乾隆俗,很像慈禧时代的俗,如清末广东作风,和慈禧艺术鉴赏程度相近。

颐和园 霁清轩

轩背后是个斜坡,利用天然一片大石头作成。石头在半中皱褶了一下,皱褶处就成了一道溪流,从后湖引了一绺活水穿石而过。坡度既相当斜,涧中又有些石头阻塞,活水下漱于是琤琤琮琮仿佛有点琴韵。白天受知了吵杂混耗,水声不觉得怎么大,入晚却十分动听。所以西边高处一所房子,就名清琴峡。

颐和园 霁清轩

颐和园 霁清轩

颐和园 霁清轩

颐和园 霁清轩

颐和园 霁清轩

颐和园 霁清轩

霁清轩和清琴峡都是乾隆题的名,清琴峡房子有两个对面炕,格局小而精致,很可能乾隆慈禧前后都住过,乾隆还在那炕上听泉赋诗,或坐在门前大石磴上赏玩野景。

(此段文字中有两处不准确 <清琴峡>匾额为慈禧手笔 乾隆也不会在此居住)

颐和园 霁清轩

霁清轩的主要建筑,原像是拿来看的。最好看处也就是从我住处向上望。不拘早晚,那所主要房子,那长廊一搭,那个亭子,那石头间大松树和小小虎耳草,人工天然,都仿佛配置得有点宋人画意。

颐和园 霁清轩

颐和园 霁清轩

颐和园 霁清轩

颐和园 霁清轩

颐和园 霁清轩

我住的一所发霉房子没有匾额...我门前越水而过,是个石板桥,石头大大的,水流得很活,照乾隆脾气,可能和我家顽童一样,还在上面洗过脚... 这条流水虽只有二三尺宽,十来丈长,却容纳了不少水族,即以长及一尺的常住鱼而言,就共有三种,不下十来尾。

颐和园 霁清轩

颐和园 霁清轩

大石堆高处还有个独立绿漆方亭子,亭子四围大石间还生长有几株松树,树大已合抱,姿势派头都蛮好看,也许还是乾隆眼看到小太监移植的。亭子下面看稍大一点,在亭中却大小合适。当时如果在上面奏细乐,于月白风清之夜,与景物还相称。现在最大用处是从下面看看,为主要建筑霁清轩配个风景...霁清轩却宜于在院子里看,而且特别宜于从我住的窗口或帘前看去。房屋树石都布置很恰到好处,不拘早晚都有意思。

颐和园 霁清轩

颐和园 霁清轩

颐和园 霁清轩

颐和园 霁清轩

颐和园 霁清轩

颐和园 霁清轩

一共四栋可以住人,分置在上上下下,用一条能起回声的长廊连接。目前对这种回声发生兴趣的是几个顽童,当年说不定还曾引起帝王太后抚掌莞尔!长廊一面代围墙,一面做甬道,还有格致。

颐和园 霁清轩

颐和园 霁清轩

颐和园 霁清轩

霁清轩虽然不大 但山势陡峭

一条清溪顺势而下 潺潺作响

自然之外配以叠石树木和建筑

景致妙处正如沈从文先生所言

宋人画意 这才是造园大手笔

古人以自然入画 乾隆以画造景

而我们今人又比乾隆爷更幸福

因那些树木经历二百多个春秋

一定比当年更具古意

评论